当然,出于某些意图,也许是无聊,也许是其他原因,我玩过一些游戏之后决定写一个历险记来玩玩(当然,一般来讲没什么关系,因为这些游戏大概率只会被提到或者仅仅成为某种设定而已。)

当我坐在椅子上无聊地撇了墙上巨大的肖像画一眼时,我不禁觉得自己越发地颓废。但那也是一件怪事:收到了祖上的激励而加入一场战争,然后挣得盆满钵满,然后出于闲极无聊写出了这个东西。

恰如我的祖上所知:寻求目标者即为英雄。

我的家族最为出名的自然是我太太爷爷和我祖上那两代——一个是家财万贯,拥有巨型船队的航海家。另一个则是戴着引人注目的高筒军帽,为军中代表的掷弹兵。

至少我通常印象对于他们来讲就是那样,他们给我留下了巨额的财富,名声,以及无法罢免,世代都在头上的光辉。

外人都评价我是一个很颓废的人,每天靠着祖上的财富苟活。确实是,我的生涯总体来讲是很短暂的,并不出彩。我偶尔会去打打枪、研究一下许多科技和原理、做过贸易,但那都没什么气色,根家族所比起来不值得一提,而我也多少希望能够这样漫无目的地过下去,因为我自发地认为我多少有些不适合去冒险,流血,牺牲……对于一个社交有问题的人来讲。

不过,该来的总会来到,恰如所有的故事一样,英雄们过着平淡的生活被外来事物打破后踏上了旅程……

故事地从几个月前开始讲起,那时候我仍然是一个房东,一个依靠父辈留下的房子收租的房东,一个勇者的懦夫儿子。外人都在讥笑我的唯心主义,但我不在乎,我认为此生并未有值得我奋斗之事。然而,一个有粗壮而又怪异的男子走到我门前,他找到了我,开始和我讨价还价,我才知道,那仅仅是一个开始……

“我认为,您可能对于这藏宝图有兴趣。”那男子说完,把一卷羊皮纸递到我眼前,我则是十分懒惰地看了一眼这黑头发,嘴唇上有着两条粗大的胡须,脸部侧面倒也有杀手鬓角。再一看,整个人相当硬板,高大,有些深陷,看上去就像一个刻板印象里的舰长。

“但是你是谁呢?我为啥相信这藏宝图?”我对于这如此直接的邀请方式感到怪异,但我也相当好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实际上,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曾经是一个战舰的舰长,那时候我打算退役,回家寻找妻子,然后依靠之前赚来的钱去瓯子别购置一些事业,然后度过余生。

“大概是三个月前,我完成了移交手续,带着我所有的家当准备去买一张车票回去瓯子别的,但是一头野牛把我的大腿给弄伤了,我被迫留在这里。留在这里的时候,我收到了我弟弟的来信。他在信中说,我的祖父得了重病,很快要去世了,而他也知道,因为继承法的原因,分配肯定有问题。弟弟则是在信件里头试探我的意见,对于这方面我倒是不感冒,因为我本身对于其财产没有太多想法,我也仅仅要了祖父的房子而已。

“后来我回到家,解决了祖父后的事,开始清理出祖父的房子。我在清理时发现祖父的房子里有一个纯金制造,用蜡密封的盒子。出于好奇,我将其打开,发现里面有一份羊皮纸地图和一个写了很多相关资料的本子。我研究了这些资料,发现他似乎有什么大秘密?我又去找到弟弟和他讲这事,但他并不相信祖父到底有什么宝藏,也不认为那会有什么。但我仔细看过了那些数据——那些是货真价实的测量数据,无论是经纬线还是角度,夹角,都没有问题,完全看上去不像是恶作剧。

“再去看我的祖父——他似乎是一个怪人?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兄弟姐妹,他独来独往素来不管我们。他曾是一个老道的猎人,后来应征入伍,当了一个海军上校参加了一次战争。后来退役后去某个旧殖民地谋生……但那是一个谜,自从祖父去到之后他一直都没有给我们写过信,带过消息,每年也仅仅是寄出一些钱叮嘱我们好好过活而已。我们也曾去殖民地看过祖父,但是他怪里怪气的,对我们相当暴躁,有时候还像恶魔附身了一样对我们拳打脚踢大喊大叫。我们出于害怕,仅仅呆了两个星期就离开了殖民地……后来我们自然是猜测祖父和藏宝图之间的关系,但都一无所获。

“还有那本写了许多相关资料的本子,但那内容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大量的金银财宝,这世上从未见过的工艺品,数不尽的宝贵而古老的书籍,以及其他怪异的东西……我对您是有些耳闻的,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我一听到里面有独特的工艺品和古籍就动了心,我对钱财并不感兴趣,但我对于古老的知识,艺术有着巨大的崇拜。但我还是出于怀疑质问他为什么。

“没有太多问题,舰长,但我还是得问你些问题——为啥要叫我去干这事?”

“我必须得去试试看”他说,“倘若我有钱负担一个大团队,我也不会来找您……但我相信您对于这方面有自己的想法,我也听说过您对于战斗以及杂物有些经验,我希望找您去干这事。”

“所以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认为我们应该在冒险前签署一份合同,如果您同意签字的话,我们可以开始着手准备我们的各项装备了。”

“好,我决定去,但这得花上我一点时间,”我掏出随身携带是纸笔,说,“如果你能同意我提出的条件的话。”

由于合约关系,我把他们抄写下来,以下简称《谈些合约》或者《冒险三条》。如果以后还有人加入和舰长一起探险的话。

“一,关于宝藏的比例分成。我只想要那些艺术品,书籍以及其他的文化品。钱财,金银首饰归你,无论是路上得到的,还是最后得到的。

“二,在出发前你得告知我所有计划,并且每次进行计划时我都可以参与,而我在开始冒险后坚持执行你的命令。直到不了了之或者发现无法完成为止。

“三,如果我在路上出于意外而死,你应该带着我的尸体,找到最近城镇的管理者或者治安官,然后把尸体寄回我家并且委托我朋友烧掉。至于死后的财产,一半分给我的朋友,另一半捐给政府机构支持建设。”

“百分百同意,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他盯着我的脸问道。

“这方面无可比拟,我自己有些装备,这完全足以支撑起一场旅行,这得看你的意见。”我补充道,“我一会给你我的装备的清单,这对我来讲够用。”

招呼走舰长后,我摊开地图研究起来,发现这趟旅程相当远,会花上不少时间。如果是马车的花……也许会花上一个星期,半个月一次来回并不是大问题。但我对于路况尚不清楚,根据以前的经验来看,很可能会多花好几天。

这张地图的终点是一个被称为“波赛莱卡”的小镇,但我并未听说过这个地方,无论是老式地图,相关书籍,还是人们的口口相传的信息中都没有这个小镇,我越发感到奇怪,因为我发现这张羊皮纸地图保存的相当好,没有褶皱也没有缺口。很难说究竟是什么时候的地图……

我研究了将近半个小时,打算出去外面随便走走思考一下路线规划时,一个家伙从房里快步走出。我一看,那年轻人是我租客的儿子,他叫欧的内瑞,是另一个欧的内瑞的儿子,也是另一个欧的内瑞的孙子。由于人长得很一般,但是大部分技术方面都会一点,人称欧的内瑞村村长。

“嗯……”他含蓄地看着我,说道:“我听说您要开始冒险了?”

“对……但我不知道是否应该和你谈这事。”

“那倒没什么关系……我希望你去的时候能够帮我去希罗斯镇问候一下镇长,问他为什么最近都不来拜访我了。”

好呐,既然他这么说了,那就试试吧。不过,我并不认识希罗斯镇的镇长,从来没有出去过太远。不过除此之外,我还希望能在这些镇上获取到一些补给,以及相关机构的服务。

为了这趟旅途和舰长着想,我拿出我祖传的装备开始记录下来以供使用。

武器类的:

一支莫辛纳甘步枪(步兵型,笨重,粗糙,但是精度和威力极大,较为可靠。)

一把卢格P08型手枪(没啥用,老古董一把,必要时才拿出来打人。)

一把长剑(祖上留下来的,做工精良,很好的武器,不过现在没有太大用了。)

一把小刀(不仅仅是近战武器,也是一种工具。)

工具类:

单筒望远镜(也是祖上传下来的,比不上现代款的双筒望远镜,但是我还是用着。)

指南针(确保在正确的路上。)

星盘(一种占卜工具,也是一种导航工具。)

六分仪(很考验数学水平,配合航海历使用,至少不需要像GPS那样充电。)

航海历(配合工具观测天体以决定地理位置的重要工具。)

急救包(确保不会因为战斗过后没有包扎而流血过多死亡。)

其他:

两件白衬衫(比较复杂,配合外套穿。)

两条皮裤子(粗糙,但是没问题。)

一件皮外套(看上去像个航海家,或者不是。)

双角帽(配有一个掉了些毛的长羽毛,有些破了,但是看上去挺时髦的。)

要带的东西总体来讲并不多,至于盘缠,我觉得并不需要太多,一方面是因为旅行考虑,一般来讲我们并不会住在旅店,也不会干什么,自然不会在这方面花钱。另一方面是我们可以通过行商来获取盘缠,这样一来,钱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至于粮草和其他补给品我则是另有考虑,我们完全可以从路过城镇获取一些补给,用不着带太多,但我还是带了一箱的牛肉干并且装了20公升的水。少不了的自然还有五瓶烈酒,两包烟,一些药物。

当然,我还计划买两张床铺,帐篷之类的。但是我们可以睡在地上或者马车上,到时候用衣服当被子和床单。

这些东西我估量了一下:武器装备将近8公斤,工具我懒得计算,干脆算成3公斤,食物和水总共带30公斤……大概是,但这太重了,我必须要配一个载具。我打算去买匹马,配一辆大型板车方便运输。这么做能够让我每天移动240公里,并且最多能带上将近300公斤的货物——代价是它每天吃5公斤的饲料,10公升的水,并且像服侍大爷一样服侍他们。尽管这事相当麻烦,但我还是设法去市场挑了一匹还不错的马,并且去车行买了一个坏的很严重的大板车(我计划在后面的旅途修好它,这么做并不全是因为能省下一大笔钱,顺便检测我的维修技术,而是因为车行的板车基本都是烂的,多多少少要自己动手修。)。

以上这些就是我带的东西,并不多,记录完了之后再去找舰长,他并没有什么充足的补给,仅仅带了一些武器弹药。

“一支MP40冲锋枪。在复杂条件下容易出故障,但是通用九毫米巴拉贝鲁姆弹并且比较容易掌握,这把是我在一个武器商那里淘到的。”

“M1加兰德步枪。采用.30-06斯普林菲尔德弹,尽管8发的弹仓对半自动射击其来讲太少了,但是威力也很大。”

“5颗M67手榴弹,希望它能够击退敌人。”

这确实是我们为数不多的武器,毫无疑问,能够互换同种弹药或者易于补充是非常重要的,而我们配备的武器弹药还算比较易得(至少我们还配备了许多其他弹种的弹药以备使用。包括卢格的空尖弹型,以及其他步枪的披甲弹,艇尾弹和穿甲弹……)

我们并不打算招募雇佣兵与仆从,不仅仅是出于消耗品以及载具数量的考虑,更是因为可能没法雇佣到训练有素的佣兵,以及和雇佣兵的分赃问题——毕竟我和舰长一个比一个贪,多给一块钱都觉得如同割了自己一块肉一样,更不用说拿出惊天宝物的一部分……如果真的有人愿意相信一个没法打陆战的海军军官以及一个名声和他的社交技术一样差劲的疯子确实有未变现并且可能会搭上性命的危险宝藏的话。

忙也忙完了,武器、弹药、工具、补给品、以及载具都弄好了,接下来无非就是休息一阵上路。考虑到我们可能一去不回或者很久都不回来,我们一致决定走之前去酒馆喝几杯酒再出发。

我们来到当地的一家酒馆随便要了几杯啤酒,我坐在位置上看了看舰长,将其一饮而尽。再往窗外看去,远处的地平线上的太阳离地面并不远,天色也昏昏沉沉。我们一致同意喝完就出发。

当我们坐上马车去最近的城镇——希罗斯镇时,我回头看了看小镇。唔,出镇之路,没有人给我们送行,也不知道会不会得来。我并无过多留念,渐渐的,小镇化作黑点消失在我们身后,只留下马车的车轴声以及马的喘息声伴随与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2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