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欢迎来到格雷德

一阵猛烈的晃动震撼着我身下的铁笼子,这突如其来的震动让我迷迷糊糊的恢复了点神智, 入眼漆黑一片,好像有什么白色的小指示灯闪来闪去。

我觉得有一些刺眼,但是天大地大,睡觉最大!所以我便手脚并用的翻了个身,继续我和周公的约会。结果一碰身边的铁笼子,冰凉的触感让我整个人恢复了精神, 嘶。。这床很冷啊很不舒服啊。

眼睛睁开一看,我去,这根本不是我的床或者我的卧室。

虽然周围气温很低,可我额头上却开始冒出汗珠。这到底是哪里?我怎么来这里了?被绑架了?不会被撕票吧?我的家人呢?无数的疑问如冒泡般浮现。

但是很快,我便根本无暇估计这些,因为又一阵剧烈的颠簸袭来,使这个像建筑工地里的电梯的破旧铁笼子猛地向上升去。这笼子一看就非常危险啊!我 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腾,我便又是一阵冷汗。

从什么地方传来锁链与滑轮刺耳的声音,好像还有什么动物叫的尖叫声,我终于开始有点正常反应,心中的恐惧开始无边无际的滋生发芽。

我尝试透过黑暗看看周围,结果一回头,这下可好,看见一个丑陋的怪物脸冲向笼子,“我去!”我吓得一闪躲,便撞上了一个木箱子,额头不一会就有了湿润的感觉。不知道是汗还是血。

回想起刚刚,那是一张什么脸啊?没有眼睛,像机械巨型蜘蛛,又不想,我算是完蛋了,我不会是被抓来喂食的!?

额头有点辣辣的,头又晕,铁笼子却还在平明的往上升,这让我有些反胃。这种折磨一直持续了大概五分钟。
  铁笼子忽然进入了一阵强烈的红光,我眼前一黑,心里暗骂,真没用又不省人事了。
  “纽特!下面是什么?”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人声,我恢复意识后听见到的第一件事,眼皮好像有千斤重,
  “一个女孩!”一个很清澈的男声,男声?哪来的男声?
  我尝试睁开眼睛,外面强烈的光刺的我又是一阵恍惚。我又花了五秒去适应这强光,
  好多人俯视着我,还都是外国人,绑架我的是外国人?不对吧,这场景好像有点点似曾相识。我决定静观其变。
  “一个女孩!怎么可能?一个女孩!“
  “她长什么样啊,怎么看不到?“
  “他们怎么送了一个女孩?怕不是搞错了。”
  “春天来了么?一个女孩?”
  “兄弟你都不知道人家长得怎么样,再说了,好看也轮不到你了。”
  “天啊,真惨,我还以为只会有男孩呢!”
  我彻底被搞糊涂了,同时还有一点点惊慌,我先一个踉跄爬了起来想看看什么情况,结果因为我躺太久,身体状况又不咋地,我两眼又黑了一会儿,身体也随之失去了平衡。
  我正准备摔倒再和笼子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我正心里面暗道这下要丢脸了,最后迎接我的却是一个怀抱,有一股男性的气息,里面杂和清新自然的味道把我包围着,很干净的感觉。我又有点晕。
  “哇!纽特你快松开人家女孩子啦!”
  “有些人就是幸运。。。”
  “哈哈兄弟真牛!”
  “我们还有机会么?”
  “这姑娘不是脑子有点问题吧?”
  我向这些声音看去,好像摄像机对焦,这些面孔清晰很多了。这些人是真的,不是做梦,这么多大小伙子,还都牛高马大的好像,我打架逃走胜算不大。
  随着对情况的分析,我终于不晕了,完完全全清醒过来了。
  我一个回头就立刻推开了那个还在抱着我的人,回头的一霎那,我有点傻,(哟,少年你很像托马斯桑斯特啊~咳咳。。完全不是花痴的时候)
  我想躲开他,但是笼子根本就没有地方,我有点尴尬,对上了他的眼睛,他那双眼睛很干净,好像看穿了我在想什么,调笑的看着我。
  我大概和他保持了一定安全距离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还有一群人在围观。
  “哈喽。。。”我大概是有点紧张,毕竟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我,最后只能很白痴的就打了一声招呼。
  “快让她上来吧!“终于有人开口了
  “你这么急干嘛?“
  “就是,吓坏人家小姑娘。”
  在他们还在调笑的时候,我很无奈的看了看笼子下面,天,都望不到底。破了怎么办,我这样想着,接着就要自己撑着上到安全的区域。
  结果手脚无力,刚刚撑起来,眼看就要摔回去了觉得要丢脸的时候,后面有一双手伸过来揽着我的腰,将我整个人一下子撑了上去。
  “唉,果然新鸟都很是傻的。”
  那个像托马斯桑斯特的小帅哥又说话了。说完他便轻轻松松一只手一撑,他就上来半跪在我旁边,看着我又调笑道。
  “你们是谁?我在哪里?”我警惕地问道,拍了拍袖子便撑着草地迅速站了起来。
  当瞧见望得到头的小森林和环绕着这片土地的高墙时,我瞬间明白起来为什么我之前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了。
  有趣,完蛋了,和移动迷宫一毛一样。我nnd居然穿越了。都不敢再狗血一点,我看了这么多同人文,没想到我也有今天。。没错我一个21世纪的女兵居然沦落,额不是,陨落到这种地方。
  我刚刚踏出一步,周围的人,立刻围上来叽叽喳喳的,好像是八卦,其实是怕我逃跑,真明显。。。纽特也好像无意识的站在我斜后方。
  “女孩你几岁啦?”
  “女孩你记得啥啊?”
  “女孩“”女孩“”女孩“
  我感觉我简直又开始头重脚轻了,这帮大男生怎么傻乎乎的一个个,和七大姑八大姨似的。我有些无奈的撩了一下额头前的头发。
  “我的妈啊,你额头流血了女孩!“站在我前面八卦的小哥们一个一个开始惊叫
  纽特一把把我翻了个身检查,眼睛惊讶的睁大了一点,对哦,电影里他是叫纽特。
  “是么?”我心跳一漏,就知道之前肯定撞出问题了。
  “纽特,快带这个女孩去包扎,看看她有没有其他伤口,等她好了你再给她介绍这里吧。“
  一个黑人严肃的说。喔,这个大概就是那个艾尔比老大了。我看着这个比我高一个半头的,人高马大的黑人心里想道。
  “女孩你还挺能忍。”纽特嘴上是这样说的,实际上却摇着头跟看傻子似的,随即他看见我没反应,又命令道,“别发呆了,你得去包扎伤口。”我还是没理他。 
  刚刚看见盖里一脸好奇的打量着我,我就回忆起了剧情,想到后面他杀了小胖子,我就心里凉凉的。
  许是看不过眼我还在那里傻乎乎地朝那帮大男生打量,纽特不高兴的啧了一声,一个横抱的就把我掠走了。
  “诶,你,你放我下来嘛。。我可以走的。。。“
  我打着商量和他说,越说越不受控制的变小声了,不敢挣扎,不单单是我没有力气,也是我看着纽特的脸色暗沉沉的。
  “你给我待着”纽特不高兴的说,脚下也越发快了起来。
  “纽特别吓着人家小姑娘!“
  “纽特真粗鲁“
  “他会不会看上人家“
  “我还有没有机会?!“
  后面又是一阵吵杂。最后大家在艾尔比三番四次的吼叫下,八卦人群不甘心地散开了。
  金发小伙纽特可能是怕凶过头吓到我,到了“医院“(就是一个简陋的凉亭)后就调整了表情。开始拿着东西给我清理额头。
  “你也太出息了,还没到格雷德,就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的。“
  纽特有点无语地摇摇头,但一双眼睛始终专注的看着我的伤口,嘴上有点不耐烦的说着,手下却很轻。
  “谢谢你帮我包扎,纽特你真好“我讨好似的冲他笑笑,主角之一,还是要弄好关系的!
  听着软糯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可以这么好听。看着面前某人的大白牙,他脸色缓和了不少“还挺乖”
  “嘿嘿,我叫克莱尔,叫我里儿就好!”我讨好的笑笑
  “呵,头倒是没被撞傻,记得名字到还挺快。”他开始带了点讽刺开着我的玩笑。
  我恨得有点牙痒痒,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脸上好像沾了血,黏乎乎。没事,我不生气,一直笑就好了!嗯!
  “好了!包好了,我叫纽特,我负责带你四处看看。”他依旧冷着脸,用拇指摸了摸嘴角,我发现他好像很喜欢做这个动作“对了,欢迎来到格雷德。”
  外国小鲜肉灿烂的金发还攻气十足简直晃了我的眼。一想到以前看的托马斯和纽特和民豪的同人文,心里的粉红色小天使就开始跳舞~
  果然,就跟电影里套路的一样,纽特带我到处转了一圈,这帮小伙子在这片小土地上生活的还挺有模有样的,吃饭睡觉,劳作玩耍,什么都不耽误。
  “那个笼子每个月送人上来一次,你算是我们这么多年第一个女生。”纽特大步流星地走着,经过大亭子的时候,他还冷冷的瞪了一眼亭子里开小差在聊天的几个男生,那几个男生看见了纽特的眼神,赶紧回去继续手上的工作,我饶有兴趣地在后面看着。
  “那你们这可不是狼少肉多?”我开玩笑逗着纽特的冰山脸,结果没看路,被脚下的石头拌了一下。
  纽特虽不怎么看后面,却时时关注着情况,见此,他赶紧揽了一下我的腰,等看我找回平衡之后,他才意识到了什么松了手。
  纽特看着我惊魂未定的表情,不禁回味起之前手上滑腻柔软的肉感,脸上莫名觉得烫烫的,“嗯,你确实肉挺多的。”纽特说完就继续在我前面走着,头都没回一下。
  我很快就意识到了他在暗示什么,真是的,这帮小伙子懂什么,我这个明明就是丰满。我哼了一声,不和他计较,继续打量这个村落,却正好没看见纽特红彤彤的耳尖和脖子。
  等我们来到村落里最繁华的地方,一个小胖子一阵小跑的过来,我定睛一看,一下就认出这是查克,小卷毛,小圆球身材,小红脸,没错了!
  “嘿,传说中的新女孩!大家全部都在说你列!”
  查克红着脸笑嘻嘻的说,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查克忽然想起来了什么说到“纽特,艾尔比找你有事,我来接你的班,我会照顾她吧!” 。
  “也行,你带她去安顿,一会带她去晚上的活动”纽特皱了皱眉的嘱咐着“那我走了。”
  看见我飞快的点了点头之后,他瞥了眼这个小没良心的,然后拍了拍查克的肩膀,离开了。
  “纽特对你还挺上心。”查克小胖子侧头想了想,是不是对女生都应该上心点?肯定是这样,唉,纽特老大不愧是二管家。
  “不管他!”我头一侧,“等他cp托马斯来了,看他怎么板着脸”我小声嘀咕着。
  “啊?你说啥?”小胖子好奇问道
  “没事没事没事”我打着哈哈,“我叫克莱尔,你可以叫我里尔,或者叫我姐姐~”我越看小胖子越喜欢,真可爱,心里这样想着,手上也不客气,一上去就捏小脸,胖乎乎的,手感真好
  “我叫查克,我叫你里尔吧,我可比你早来这里呢。”查克不服气冲我说着“对了!你跟我来跟我来!我带你去你睡觉的卧铺看看。”说这查克就迈开腿走了,我连忙跟上。
  不一会,我们就穿过林子,来到了一个大凉亭(这里的建筑都是凉亭,除了会议室,避难屋,和飞毛腿们的机密小屋)
  查克指着一个离其他卧铺都远的,还最靠外面的卧铺说道“这是你的,我帮你搬过来一个屏风就没问题了”说着他便搬来了一个屏风。正好能把我的吊床绕一圈,“谢谢,很贴心,真是个小绅士!”我笑嘻嘻的说道。
  老实小伙查克怎么经得起我这么夸,我话毕,他便又红了脸。我见了又开始笑,查克意识到我在逗他,便不服气的反击。
  在我们两个开互相玩笑的时候。艾尔比走了过来,“里尔,你好,我是艾尔比,我听纽特说了你的名字,很令人佩服,居然这么快就想起来了,你看起来不错。”艾尔比很绅士的向我半鞠躬表示问好,“你好艾尔比,我感觉好了很多,谢谢你的问候”我微笑作为回应。
  “查克,你去帮温斯顿他们吧,我会在这里接过里尔小姐。”艾尔比温和的对查克说。查克听见了便点点头,向我调皮的眨眨眼跑走了,别看查克身材圆润,跑起来还是很像模像样的。
  “跟我来吧里尔小姐,希望你喜欢我当你的临时导游。”艾尔比半开玩笑地说道。
  “我很期待!多对这里了解一点总是好的。”我附和着他说的话,跟上他的步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18 =